主页 > J轻生活 >为戏节食焦躁,堺雅人:不曾忧郁的我,有资格演忧郁症患者吗? >

为戏节食焦躁,堺雅人:不曾忧郁的我,有资格演忧郁症患者吗?


为戏节食焦躁,堺雅人:不曾忧郁的我,有资格演忧郁症患者吗?

忧郁与温柔

我饰演忧郁症患者。

虽然有数百万人得了忧郁症,但我却对这个病名很陌生。当我接到这部电影的邀约时,曾感到很迷惘:「不知箇中痛苦的我,来饰演这个角色真的好吗?」最后,我答应演出,并利用新年的空档,一点一点地学习忧郁症的相关知识。

话说回来,无论我查了多少资料,还是不太懂这是怎样的病。忧郁症好像是一种病因及治疗方式不甚明朗的病。

脑中传达情报的物质逐渐减少,但原因不明。有人说:「最近研发出不错的药」,但也有书主张:「服那种药很危险。」还有医生认为,症状形形色色,却统称为「忧郁症」,有失妥当。

忧郁症的症状似乎是「几乎无法入睡。疲倦到连头脑、身体都无法好好运作。一直以来稀鬆平常就能办到的事,却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才能完成。 对很多事感到焦躁不安、筋疲力竭。工作效率不到以往的一半,对这世界或周遭的人深感抱歉,也很气那样的自己。」如果上述的生活持续了几个月,应该会累积压力吧。

从去年底到今年年初,我开始找忧郁症的资料,同时也在节食,因为有好几本书提到:「一旦得忧郁症,食慾变差,人会变瘦。」儘管如此,我怎幺会做这幺癡狂的事呢?就算瘦了几公斤,也无法保证演技会变好。没有人知道我饰演的角色一开始有多胖,所以减重根本毫无意义。但空腹时,脑袋没办法顺利地运转,工作的效率也会变差,焦躁不安,做任何事都嫌麻烦。运用这模拟体验的方法,或许效果也不错。

话说回来,「やさしい(温柔的)」这个字好像是把「やせる(瘦)」转变成形容词。「やさし」本来就有减重变瘦到「难受、丢脸、不高兴」的意思。山上忆良的短歌 〈贫穷问答歌〉 中出现的「やさし」,就是这个涵义吧。

「亦知人生世,无非忧(忧し)与羞;所恨不为鸟,何当飞去休。」

和现代不一样,以前对「瘦」并没有好印象。随着时代改变,「やさし」变成了风流或优雅的代名词。这也是从体贴、操心等「担心周遭的人,而消耗心的卡路里」衍生出来的意思吧。现代的「优しい(温柔的)」,还有善解人意,压抑尖锐带刺的一面的含意。

那幺一想,与其令他人消瘦,不如自己变瘦,心里内疚,老是觉得不安, 急遽变瘦的忧郁症患者,消耗心的卡路里,或许他们本来就是「优しい(温柔的)」的人 。

根据白川静博士的《常用字解》,汉字「忧」意即在脑海里带黑纱的人,身上散发着悲伤的气息。而加上「人」字旁的「优」,就是模仿人在服丧中悲伤模样的人。

丧礼时,好像有一种代替家族,对神表达哀伤的职业。顺带一提,两人站在一起,做出滑稽的动作是「俳」。古代中国的「俳优(演员)」,指的是让人发笑、代替他人悲伤的人。

不曾感到忧郁的我,是否有资格饰演忧郁症患者,从电影开拍至今,我还是不太明白。或许会被深受忧郁症所苦的患者指责:「根本不是那样。」不过,一旦没有鲜明的记忆,或许能冷静地表现病状也不一定。

儘管不知道结果,我会尽全力消耗心的卡路里,诠释一个「『优』しい(温柔的)」男人。此时,我心想:「因为那就是「俳『优』(演员)」的职责所在。」

注 1:本短歌收录于《万叶集》,引用钱稻孙教授的翻译。

延伸阅读:

人生不如戏,堺雅人:演员就是骗人的工作啊

你常忧郁、焦虑吗?想办法睡个好觉吧!

哭吧哭吧想哭就哭吧,研究说:爱哭 对身体有六大益处
为戏节食焦躁,堺雅人:不曾忧郁的我,有资格演忧郁症患者吗?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